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相见不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什么时候,孟小小的兜帽已经被掀开了,一只巨大绚丽的金蝶停在了她的眉心处,光阴交换间,衬的她本就秀美的容颜越加惊艳。

  浮金把触角从孟小小眉间移开,从她的眉心处飞起,翩然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孟小小当着拓拔小蛮呆滞的眼神,面无表情地把兜帽戴了回去。

  云亦可拍拍身下的金龙道:“代步六号,欢迎各位乘客的乘坐。请上车坐好,该龙即将启航,目的地山献永霜城。”

  三人刚刚就已经震惊过了,虽然现在还是有些惊讶。

  但世界观刚刚已经崩的差不多了,所以接受能力还是挺高的。在枕夏的同意下坐了上去。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龙?”拓拔小蛮惊讶的问道。

  云亦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孟小小看了一圈,问道:“枕夏呢?”

  “这呢!”

  她们坐着的那条金龙突然开口回了一句,又惊到了拓拔小蛮,不过她和枕夏并没有交情,所以也没有多问。

  孟小小又冷静地问了一句:“我们就这样在天上飞着,下面的人会不会看见。”

  “我可以隐匿身形。”枕夏回道,说完她在天空一个盘旋,把拓拔小蛮吓的大叫了一声。

  枕夏回道:“好了。”

  孟小小:“嗯。”

  四人一龙在天上飞着,但只有云亦可是坐在龙首之上,几人的身份地位一下子就显现了出来。

  云亦可之前的青衣被那诡怪的黑火燎了裙摆,而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行头。

  外面是一件青色的锦衣外袍,洁白的白玉花繁密地缀在下摆处,里面是一件青纹白底的束腰挑线纱裙,一根翠翘将三千青丝簪起。

  不过令人值得注意的是,云亦可这次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松松的缠一跟白绫在腰间,但她的手上有一圈像缠丝手链的手饰。

  她坐于龙首处,倚在金色的龙角上,衣带当风,极目远眺,当真飘然胜仙。

  …………

  拓拔小蛮估计是憋了好一会了,终于忍不住对孟小小说道:“虽然你是男扮女装,但我不嫌弃你。”

  孟小小:“……”

  拓拔小蛮自以为很小声音,偷偷听见的云亦可:

  “噗……”这不就是,女扮男扮女吗?

  云亦可连忙捂住了嘴巴,疯狂憋笑中……

  拓拔小蛮没有发现云亦可刚刚的奇怪动作,纠结了好半天,突然想起来之前孟小小在梅花山上安慰她那一幕的温柔,认真对孟小小道:

  “其实吧,你现在也挺好看的。”

  虽然她看不见孟小小兜帽下越来越沉的眼神,但也感受的到一股冷意从孟小小身上散发出来,以为孟小小误解了她的话,连忙道:

  “真的,我没骗你,你现在特别好看,比我娘还好看呢!我娘可是我们南诏第二美女呢!”

  “那南诏第一美女是谁啊?”云亦可突然回头问打趣道。

  “当然是我了!”

  拓拔小蛮拍拍并不鼓的胸脯,突然抬头猛瞪云亦可,自知已经被云亦可听的一字不落了。

  又炸毛了?真是,张牙舞爪的有些可爱啊!

  云亦可忍不住笑了,急忙摆摆手,转回身子过去,道:“你们继续。”

  孟小小看着云亦可在颤抖的背影,但又不能和拓拔小蛮说清楚,拓拔小蛮可不像一个可以保守秘密的人。

  只能带点威胁意味道:“你不准和别人说这件事。”

  拓拔小蛮点点头,作了个对天发誓的手势……

  来时花了近十天,但回去的时候坐着金龙,却只花了半天不到,圣峰的阴影就隐隐在天边矗立着了。

  枕夏在附近的一处降落了,她们还要翻过这一座山,再到达山顶处就是永霜城了。

  云亦可很快就找到一间神殿,打算用北辰空濛出门给的令牌,向里面的教士征用四只雪行兽。但没想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樰槡姐!”云亦可这次记住了她的名字,喊了出来,“你怎么在这?”

  樰槡笑道:“婆婆担心你们,我干脆在这等着你们。”

  云亦可问道:“那梅姨怎么样了?”

  樰槡道:“婆婆还好。而且七月虞来了,婆婆坐不住,去亲自查货去了,估计明天才能顾得上你们。”

  应该是提前吩咐好的,她们见到樰槡后马上就有人来安排打点行程,很快就看到了永霜城的冰雪城墙。

  樰槡想带云亦可她们直接进城门,但被一个士兵拦住了。

  那士兵顶真樰槡不解的眼神讪讪道:“例行公事,大人。但我们也只敢问一些问题,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云亦可也不为难他,大方道:“那好,问吧!”

  “多谢姑娘,请问姑娘芳名?”

  “云亦可。”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云医仙。”那士兵一顿,连忙恭维道。

  云亦可摆摆手,道:“不用说那么多,还是接着问吧!”

  “好、好。”那士兵连忙弯腰,却转身看向了孟小小她们,“您我就问完了,那就到这几位了。”

  他首先看向了孟小小,道:“不知这位姑娘的名字。”

  孟小小明显不适应别人用“姑娘”来称呼自己,皱了皱眉道:“春晓。”

  那士兵有些为难:“姑娘能不能把这……”

  孟小小知道他指的是自己的兜帽,直接摘了下来,但露出的却是春晓微笑的面容。

  拓拔小蛮眼睛微微睁开,但没有说什么。云亦可仔细看了一眼,看到的却还又孟小小的脸。

  心下了然,应该是浮金对在场所有人进行了精神催眠。

  那士兵边不在多问,又转向拓拔小蛮,拓拔小蛮直接道:

  “苗芽芽。”

  …………

  最后,那士兵看向了冷着个脸的枕夏,眯了眯眼问道:“请问这位姑娘的名字。”

  “枕夏。”

  枕夏相当不耐烦,所幸他问完这句就很快让路,放了几人进城。

  几人路过繁华的街道,路过一个摆着地摊的老和尚身前,老和尚白眉善目,极有亲切感。

  就是身上的白色的僧袍有些破旧发灰,摊位上摆着些小佛像挂坠和佛珠什么的……

  云亦可特别看了一眼,那僧人双手合十向她向了一礼,云亦可也从容的双手合十回了一礼。

  这本来就是个小插曲,接着云亦可她们就要接着离开,却看见那僧人突然站起,径直走到了樰槡面前,双手合十道:

  “樰槡居士,好久不见了。”

  樰槡一脸茫然道:“大师,你是?”

  那僧人脸色不变道:“那可能是老衲认错了,老衲无聪有礼了。”

  孟小小恭敬道:“竟是启轩白马寺的无聪大师,小……女子有礼了。”

  樰槡也赶忙回礼道:“无聪大师好。”

  无聪把樰槡搀起道:“这可不敢当。”

  云亦可才不信什么巧合认错人,打量了好几眼樰槡,但她刚刚的茫然又不似做假,这让她的猜疑不自觉的去了三分。

  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云亦可耳边响起:“此人佛光浓厚,虽然寿命所剩无几,但修行还不错。可以带上他,在之后的阵法上有用。”

  云亦可怀疑她师尊一直都在身边,就是不说话而已。不过既然师尊都开口了,而且能称的上他一句“不错”,云亦可自然不会错过他了。

  云亦可向前,当着孟小小疑惑的眼神道:

  “我也仰慕佛法已久,大师能否移驾到我最近的住处,给我讲讲佛法呢?”

  无聪浑浊的眼睛里散烁着透彻的光道:“我看女施主不是仰慕佛法,而是有求于老衲吧!”

  云亦可:“大师你讲的这么直接干什么?”

  无聪没想到云亦可回这么回答,呆了一会笑道:“贫僧来山献,除了游厉之外,却也是冲着女施主有求于我的那件事来的,所以……”

  云亦可道:“所以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大师这边请。”

  无聪笑笑,收拾了东西,和云亦可她们回了杏林。

  …………

  在几人终于回到了山献永霜城杏林时,而在临渊……

  “探一拜见殿下。”

  “有消息了吗?”

  “属下已经清查了,和孟大人相关的所有的人员,除了在山献的云姑娘,别的都没有异常。”

  归海夙扔下手中了书,他那对云亦可可谓是相当不待见:“姓云的怎么个异常法?”

  探一小心道:“云姑娘身边多出了一个叫枕夏的女子。”

  “身高如何?”

  “距探子回报,不高。”

  归海夙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吩咐道:“去山献看看。”

  …………

  一大清早,云亦可还没起床,杏林的门却开了,一个干瘪的老头搬了把椅子,悠然地坐在门口。

  清早路上没几个行人,这时一个步履匆匆的老妇走了过来,直接往杏林屋里走去,看了一圈,才向门口的种梅翁问道:

  “云姑娘呢?”

  种梅翁道:“那个后生还没起床,大妹子,你找她干嘛?”

  梅姨道:“我急用一株草药,她去帮我找了,刚回来。”

  梅姨叹道:“是我心急了。”

  种梅翁疑惑的眯了眯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满脸不可置信道:“若馨,你,怎么这么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