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前世之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说之前的樰槡给人的印象是温顺安静的小家碧玉的话,那么现在则是神圣耀眼的光之女神。

  她抬起手中的武器,那根骨矛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把金色的长刀。比一般的刀要宽一些,上面交错着描金的彼岸花纹。

  “樰槡居士,好久不见了!”无聪大师哈哈大笑道。

  樰槡却看也不看无聪大师一眼,举刀轻挥,一片被鬼怪占据的空间就在白金色的光芒下消失了一大半。

  樰槡到底是谁?不,她到底还是不是樰槡?

  云亦可开始头脑风暴(找不同)。“樰槡”用的也是彼岸花,让她很难不想到那位杀绝血彼岸。

  不过这两人之间差别太大了。无论是现在的气质、性格和行为,都让人找不到一点相似之处。

  还有二人的武器,血彼岸用的是两柄窄刀,而且走的是反手刀的路子。那交错的血槽和锋利的刀锋,都证明那是真正的杀器。

  而“樰槡”用的则是宽刀,看起来和别人用的没什么两样。而她的刀相对于平常的武器,它精美的更像装饰大于实用的礼器。

  不过二人一定是有联系的,师出同门还是一脉相承?

  就在云亦可在暗自猜测的时候,“樰槡”一路荡平妖魔,畅通无阻地走到了云亦可身前。

  她当着云亦可疑惑的眼神,半跪了下去,朝她恭谨的行礼。

  这是干什么?云亦可一脸错愕,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不过她又发现了“这个樰槡”和血彼岸之间的不同之处。

  血彼岸每次看到她都要打要杀的。也从来不去和别人过招,简直和她是一副生死之仇不共戴天的架势。

  而“樰槡”对她则又是相反的态度,而她也对这样的“樰槡”有种莫名的好感和信任。

  云亦可看了一眼尸群道:“别的稍后再说,先把他们给清理了。”

  “樰槡”头低的更下了,道:“是。”

  她利落的站起身来,白彼岸花开,随着她前进的步伐而不断蔓延,很快,白色的彼岸花海便占据了相当大的一片面积,包括无聪大师站的位置。

  “阿弥陀佛,老衲也不能这样被比下去啊!”

  无聪大师一念佛号,就在这片彼岸花海里盘腿坐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念的却是道经:

  “精神本乎天,骨骸谤于地,精神入其门,骨骸反其根,我尚何存,故圣人法天顺地,不拘于俗……”

  念着突然一个泛着佛光的无聪大师突然出现,从在地上打坐的无聪大师头顶上飘出。

  这是,灵魂出窍?!云亦可大开眼界,但很快,更让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无聪大师的灵魂飘浮在空中,捋了捋垂下的眉,身影一晃,原本凝实的和常人无异的魂魄,略微虚幻了一些。

  而他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魂魄,与无聪大师的容颜长得一般无二。

  他是个穿着黄衣道袍的道士形象,身后背着一把桃木剑,臂弯上还搁着一把雪白的拂尘。

  这一佛一道相对而视,都向互相行了个礼。

  无聪禅师:“阿弥陀佛。”

  无聪道士:“无量天尊!”

  云亦可:“我嘞个去!”一魂双体?!

  无聪禅师微微侧身道:“施主请。”

  无聪道士也不谦虚,背着双手就大步而去,无聪禅士则双手合十,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看着被很有效剿灭的鬼魂们,云亦可眼皮跳了跳。这帮人凶猛的,估计不用她用阵法,就会被他们都给解决了吧!

  “杯水车薪,是可以这样解决,但最少要花上好几个月,而梅不群最多只能坚持几天。”

  师尊无情的声音直接打断了云亦可的美好幻想,云亦可砸砸嘴,看了一下根本看不见边缘的阵法空间。

  那些白色的彼岸花海的确面积广阔,但放到这整个边缘来看却跟本就是九牛一毛。她还是赶快把这两味草药处理完比较快。

  云亦可看着局势控制的相当好,对这些净化版打打杀杀也有些乏了,再次闭上了双眼。

  这次的场景已经由青楼转换成了一条无人的小巷,“梅不群”依旧是刚刚那一身,时间应该没过多久。

  他一个人在小巷里不急不慢的走着。只不过之前的纨绔气质消失殆尽,面无表情,微微抿着唇,有些严肃的样子。

  “咻!咻!咻!”

  一排绣花针从屋檐上射下来,但都被他躲了过去。

  针尾还连着淡紫色的线,虽然有一半没入墙体,却都被紫色的线一引,拔了出来,向来时的方向飞了回去。

  “梅不群”眼力极快,但也只看见屋檐一抹转瞬即逝的紫色。

  针之前射出来就没有往他的要害射,所以,这只是个警告。

  警告什么呢?那人选就很明显了……

  “梅不群”嘴角不动,但眼里的笑意渐浓。

  有点凶啊!他垂下眼帘,眼神闪出莫名之色,却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接着往前走。

  云亦可把眼睛睁开,把黑罐里提纯过的药液给提出,又换了几样草药进去。

  之前她当天下午就跑出找种梅翁了,而昨天回来后时间都拿来画这个阵法了。

  本以为还有十多天的,没想到梅不群突然就病发了,根本就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些草药。

  不过也幸好是先画好了阵法,不然梅不群死了,这些草药处理好了也没有用了。

  刚刚也只不过处理好了三十六重叶和七月虞而已,还有很多草药没有处理。

  云亦可再次闭上眼睛,这次的场景再次转换,成了室内,一面山水墨画的屏风隔开了屋里屋外。

  “空水君,之前事是我们真的没想到,那位公子长的挺好看的,却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

  一个浓妆艳抹,徐娘半老的妇女站在屏风外,就是之前云亦可在青楼里看过的老鸨,说的话那叫一个万般委屈,声泪俱下。

  屏风内坐在软塌上的紫衣女子拿着块布在绣着什么,自然就是“北辰空濛”啦!她听见外面那女子的声音,也没有说什么。

  直到外面那人说的差不多了,“北辰空濛”才开口道:

  “行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我也不计较。只是以后的货你自己来拿吧,我就不去送了。”

  “自然。”老鸨就知道里面那位主容易心软,也不亏她说了这么久委屈事,的果不其然听到这个回答。忙保证了一大堆。

  “北辰空濛”觉得外面那人实在是吵闹,半点也不委婉,直接道:“没别的事就可以走的。”

  那老鸨半点不恼,圆滑道:“那空水君,小的就告退了。”

  “北辰空濛”随口敷衍道:“嗯,走吧走吧。”

  那老鸨走后几天,云亦可看到的都是她一个人在绣着什么的画面,“梅不群”一直没有出现。

  要不是她可以快进,对着这样乏味单一的画面,她早就疯了,就算面前的是个绝世美女也一样。

  不过就这样,云亦可也换了好几次草药了。终于,“北辰空濛”动了,她出了城,直接飞走了!

  没错,她会飞。

  云亦可:说好的武侠世界呢,怎么变仙侠啦!

  只见她飞的越来越高,云亦可想象中的宇宙画面没有出现。周围的白雾反倒越来越浓。

  往下隐隐那看见黑色的大陆,而往右似乎也有一个红绿交错的世界,而上方的白雾则隐隐晕染着淡金色的光芒。

  云亦可知道每个世界的组成不一样,但她还是好奇地问:“师尊,这是什么地方?”

  云上:“她现在在人界妖界的交界之处,还要之往上些才能摸到仙界的边缘。”

  就在云上刚说完,突然所有的白雾陡然燃上了黑红之色,“北辰空濛”停下,表情凝重,如临大敌地看着前方。

  前方黑红色的雾气逐渐削薄,一个巨大的黑影从里面浮现出来。它外貌像老虎,长有一双翅膀,身形巨大,面目凶狠。

  “北辰空濛”却似乎松了口气道:“原来是只还没成年的穷奇。”

  “哼!”

  巨大的白气从它鼻孔里喷出,穷奇仰天长啸一身,直接向“北辰空濛”扑来。“北辰空濛”仓皇躲过,但穷奇仿佛认定了她似的,再次扑了过来。

  “北辰空濛”再次躲过,同时包裹着紫色霞光的绣花针向穷奇的身体射去,扎在皮糙肉厚的穷奇身上,却连最外层的皮也没破。

  “北辰空濛”似乎是第一次对上这样的凶兽,有些手忙脚乱的,竟被穷奇飞过的翅膀扫到了一下,径直往下坠去。

  穷奇大吼一声往下追去,张大嘴巴,“北辰空濛”微微睁开了眼睛。

  就在“北辰空濛”就要落入穷奇的嘴中时,一只手突然环上了“北辰空濛”的腰。

  “北辰空濛”眼睛一眯,整个人被猛的往外一带,从穷奇的嘴巴里到了它的身后。

  “北辰空濛”睁眼看去,是谁破坏了她的计划,却看见一个熟悉可恶的人,“梅不群”笑的勾人,嘴角却溢出点点血色:

  “真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你受伤了?”

  “梅不群”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之前就有的内伤,刚刚为了救你用力过猛,内伤有点加剧了而已,没关系的。”

  云亦可:呵呵!没关系还说的这么清楚干什么!纯粹就是想让别人被你感动,为你心疼啊!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有目的地接近“北辰空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