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不喜欢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梅不群”拍了拍“北辰空濛”道:“喂,喂!”

  正在发呆的“北辰空濛”:“啊?”

  她猝不及防地看到“梅不群”那张放大的脸,吓了一跳道:“你干什么,吓到我了!”

  “我还要问你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北辰空濛”赶紧偏过头去,躲闪道:“没什么。”

  “梅不群”也不在意,问道:“你说好送我的织品什么时候给我啊?都这么久了。”

  “啊?”

  “北辰空濛”想起了屋里一堆织了一半的织品,微红着脸摇摇头道:“再等等,再等等……”

  “梅不群”道:“感觉你有什么瞒着我。”

  …………

  还是那个小仙娥:“空水君,仙后的寿宴快到了,你礼物准备好了吗?”

  “北辰空濛”:“差不多了,就差个收尾工作了。”

  “哎,你情郎又来了。”

  “没有,你别胡说!”

  “哟!害羞了,哈哈哈……”

  “梅不群”突然伸个脑袋进来道:“谁害羞了?”

  “北辰空濛”捂住那小仙娥的嘴巴道:“没谁。”

  “北辰空濛”对那小仙娥道:“你先出去!”

  小仙娥关上门时眨眼笑道:“懂,给你们两个留二人世界。”

  “梅不群”笑道:“知道还不快走!”

  “走了。”小仙娥毫不犹豫地就关上了门。

  “北辰空濛”:“你……”

  “梅不群”道:“你先忙,我坐着就好。”

  “你可以随便走走……”

  …………

  仙后万年寿宴上,一群小仙娥在窃窃私语。

  “哇!仙后娘娘寿宴上今天穿的好美啊!”

  “那可不,这是空水君花了好几十年才织好的万凤霞衣。为了攒够这件衣服需要的材料,她可是跑遍了三界。”

  “是她啊,那就怪不得了。她可是众司主中实力最弱的,位置却比谁都坐的稳。”

  “我听说她好像不是靠精湛的技术上的位,她后面有人。”

  “啊!谁啊?”

  “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我知道,你们别想歪了,是传说中三大上神之一的濛辰上神。”

  “什么,是仅次于仙帝的、三大上神之一的濛辰上神!”

  “据说仙后寿宴她也会出现,就是不知道她在哪?”

  “只要能和濛辰上神说句话,我就满足了。”

  …………

  优雅高贵的仙后对“北辰空濛”道:“空水,你做的这件礼服,我很喜欢。”

  “北辰空濛”不卑不亢道:“娘娘喜欢就好。”

  “你有什么想要的?”

  “没有。”

  “那……”仙后有点为难,眼神不经意一瞥,看到了“北辰空濛”边上的“梅不群”,疑惑道:

  “我怎么觉得你有些眼熟呢?”

  “梅不群”有些僵硬道:“这是小仙的荣幸。”

  “你很紧张?”

  “梅不群”道:“第一次见到仙后娘娘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会紧张。”

  仙后也没多想,随口道:“行,那可能我们有缘吧!你到我跟前来任个职吧!”

  “梅不群”眼中闪现莫名之色道:“是。”

  …………

  “北辰空濛”犹豫很久,才对着“梅不群”道:“我,我喜欢你。”

  “梅不群”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北辰空濛”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他脸上露出个勉强的笑容道:

  “不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北辰空濛”完全呆住了:“什么?”

  “梅不群”眼睛一闭,再睁开时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吊儿郎当,嬉皮笑脸道:“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也不是不可以陪你玩玩。”

  “北辰空濛”闭上眼睛,咬着牙指着外面道:

  “滚!”

  “哼,不识抬举。仙后娘娘还等着我去围猎呢!”

  说着,他转身就走,听见身后传来布料被撕裂的声音……

  …………

  一番大宴过后,仙帝仙后带着人前往北牧森林围猎,这也是仙后最喜欢的活动之一,每年寿宴必备的项目。

  就在他们要走时,一个穿金甲的侍卫走到仙帝耳边说了几句话,仙帝面露为难之色。

  仙后善解人意道:“你先去忙你的,我带人去就好了。”

  仙帝点头道:“也行。”

  …………

  “不好了!北牧森林引发超级大兽潮,结界不稳导致镇魔塔下的大妖跑了出来,撞上了寻猎的队伍,仙后娘娘与之大战一场,空间破碎,被拉进了突然出现的失落之地。”

  “什么!”

  “这该如何是好啊?!”

  “失落之地,游离于三界之外,遍地都是魔物啊!前任仙帝就是误入了那里,再也没回来过。”

  “是啊是啊!我就没听过有谁进了失落之地还能回来的。”

  “陛下节哀!”

  “陛下节哀!”

  …………

  “北辰空濛”疑惑道:“怎么会这样?”

  那个小仙娥道:“谁知道。你眼睛怎么红了?”

  “北辰空濛”撇给头去道:“我化的妆,这样好看点。”

  小仙娥点点头,道:“你化妆技术不行啊!但果然人是长的美,怎么画都是美的。”

  说完她有些东张西望,道:“你小情郎哪去了,没看到人呢?”

  “北辰空濛”没好气道:“不要管他。”

  “我去找找。”

  …………

  “什么,他跟在仙后娘娘的队伍里,被一齐卷走了!”

  “空水君,你和他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节哀。”

  “北辰空濛”整个人都木了,呆呆道:“什么……”

  …………

  “北辰空濛”直接道:“濛辰,我想去失落之地!”

  濛辰惊讶道:“空水,你去哪干嘛?”

  “救人。”

  “你疯了!”

  “我没疯,三界中,你知道的最多,你知道怎么去失落之地吗?”

  “能撕开通往失落之地的估计只有仙帝、妖帝和那位无上龙帝了……”

  “好,我去找他们!”

  “诶,回来!”

  …………

  仙帝惊讶道:“真没想到,三大上神里,最为神秘的那位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任职,那么,我该称你为空水上神了。”

  云亦可内心毫无波动:我就知道能和我师尊扯上联系的,绝不可能只是个普通小仙。

  “北辰空濛”冷冷道:“不要废话,让我进失落之地。”

  “仙帝”摇头道:“恕难从命,妖界趁乱入侵,我还需要保存实力去对付妖帝,仙界现在经不起任何无意义的消耗了。即使我妻子也被拖入了。”

  “北辰空濛”一听此言也不和他多废话,转身道:“好,我知道了。”

  …………

  “你好像有些眼熟?”金龙眼皮子微抬道。

  “我要进失落之地。”

  “进呗,关我屁事!”

  “希望龙帝大人你能为我开一个入口。”

  “不开,爱谁开谁开。”

  “我能拿出你需要的东西……”

  …………

  在这个弥漫着诡异的黑雾的世界,一个女子倒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冒着黑气匕首,沾满鲜血和灰尘的衣服仔细看还能稍稍还原它曾经有多么精致华丽。

  边上金甲侍卫倒了一地,还有一只面目狰狞的大妖的尸体躺在地上,被许多魔物啃食。

  不远处一个男子鲜血淋漓的倒在地上,一顶摇摇欲坠的青色光罩笼罩着他。他狼狈不堪,脸上却带着微笑。

  这时,一个紫色女子踏着冰霜从突然出现的黑洞里出现。

  “北辰空濛”看见“梅不群”,直接伸手召来一柄寒冰之刃,破开魔群抱住了“梅不群”,那青色光罩恰好能量耗尽,消失了。

  “梅不群”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就消失了,愤怒道:“你来干嘛!”

  “救你。”

  “北辰空濛”把力竭的“梅不群”绑到背上,背着他就往西走去。

  金龙答应她,会在二个小时恢复龙力,再给她开一次空间之门。

  对着源源不绝的魔群,“梅不群”吼道:“你把我放下,你快走!”

  “我不,要走一起走。”

  “你个傻子,我是故意接近你的,我只是在玩弄你的感情,我跟本不喜欢你!”

  “北辰空濛”道:“我不信!”

  “我接近你自然是有目的的,不然北牧森林这么久了,偏偏是那女人进来后爆发了兽潮。

  那逃出塔后的大妖那里不去,偏偏去了北牧森林,还撞上了寻猎的队伍。”

  “北辰空濛”的脚步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听见“梅不群”还在说道:

  “要不是你要为仙后做一件万凤霞衣作寿,我怎么会接近你。”

  “北辰空濛”咬牙道:“你在衣服上做了手脚?”

  “自然,所以你快把我放下,自个逃命去。”

  “北辰空濛”一滴眼泪从眼里滑出,呆愣着问道:“为什么?”

  “梅不群”看着围上来的魔群大骂道:“你这女人站着不还手干嘛,当靶子吗?”

  “为什么!”

  “梅不群”咬咬牙道:“因为我是仙帝的私生子,我娘被那个女人给逼疯了,所以我要报复,你听明白了吗?”

  “不……”

  “梅不群”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你就是我报仇路上的一枚小小棋子,我对你这么好只是为了利用你而已,别的没什么也没有。”

  …………

  “北辰空濛”道:“可是,我还想是救你。”

  “梅不群”呆了呆,低声道:“我这么卑鄙,你干嘛不扔下我?”

  “北辰空濛”道:“可能,是因为喜欢……”

  “傻子!”

  …………

  短短一个小时,“北辰空濛”就经历了这辈子没遭遇过的高强度战斗。

  边上的魔物倒了一地,“北辰空濛”剧烈喘息,她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仙力了。

  而这里只有黑雾,漫天遍野的黑雾,根本没有任何仙力给她补充。

  但更让她绝望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些魔物慢慢分解,又化为了无所不见的黑雾,大量黑雾在半空聚集,化为了一只带着恐怖气息的巨大的带肉翅的狰狞怪物。

  “你抱紧我。”

  “你要干什么!”

  “北辰空濛”对“梅不群”说完后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整个人身上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仿佛化身无敌女神。

  她呢喃了一句,“梅不群”却清楚的听清了。

  “你,以后不要再骗女孩子了。”

  她再次冲了上去,仿佛飞蛾扑火,义无反顾。

  …………

  “她燃烧完了生命,没有救了。”金龙看了这巨冰冷的身体,摇了摇头。

  “不,一定有救的,一定有救的……”

  “梅不群”不停的喃喃自语,仿佛这样就能让她活过来而已。

  …………

  黑暗的洞穴里,“梅不群”抬手,隔着冰棺轻抚里面那个紫衣女子的脸,一个诡异的血色阵法在大地上泛着红色霞光。

  “我翻了这么多禁书,的确有办法救你的。你燃烧完了生命,那我想办法给你补充生命力就好了……”

  …………

  “不对,还没醒,还不够,一定是还不够。”

  “杀人,我还可以杀,你会醒过来的,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