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竹马正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亦可骑着高大的雪行兽走在苍茫夜色中。

  之前和孟小小她们说好了,在永霜城附近的一个山谷碰面。

  这时,她眼前出现了一片火光,从黑色的夜幕里泛起一抹血色,像是被撕开的伤口……

  一阵急促的铃铛声和喊杀隐隐响起,云亦可想起了那位三长老当时古怪的态度。

  骇然发现,她和梅不群是放虎归山,但对邪教来说又何不是一计调虎离山呢?

  就在云亦可心焦时,她听见了一阵雄浑厚重的铃铛声,和之前响起的清脆铃铛声混在了一起。

  …………

  孟小小看向这无边的夜色,隐隐有些不安。

  拓拔小蛮抱着手臂靠在岩壁上,道:“姓云的她怎么还没来?”

  拓拔小蛮抱怨道:“我又不是和你们一个目的地,我要去南诏,你们去启轩,只是暂时同路而已,为什么我要在这等这么久?”

  孟小小淡淡道:“那你先走吧。”

  拓拔小蛮咬牙道:“我倒是想……”

  关键是自己已经暴露了,现在外面等着她的是重重围捕,毕竟她可是绝杀榜第十一,财帛动人心啊!

  现在自己一个人出去纯粹就是送死,她可没那么蠢。

  “对了,你之前说我身上有你们南诏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孟小小之前就想问了,但一直找不到好的时机,现在难得和她自然单独相处,她终于问了出来。

  拓拔小蛮也没有瞒着的理由,道:“就是跟着你的那个只蝴蝶呀,我娘也有一只,不是过是银色的,气息很像,这个我还是认得出来的,不过你这只好像要强一点。”

  拓拔小蛮看向孟小小道:“我还一直想找你问问是怎么回事呢!你这浮金是怎么来的?”

  孟小小低头道:“我娘留给我的。”

  “那你娘?”

  孟小小淡淡道:“不知道,兴许是死了吧,我就没见过她。”

  “啊!”拓拔小蛮有些歉意,“对不起了……”

  “没事,早习惯了。”

  拓拔小蛮提议道:“那你要不要和我去南诏一趟,说不定你娘和南诏有什么关系呢?”

  孟小小之前私下里看过和南诏有关的卷轴,凭借着浮金,就知道她娘一定和南诏有什么关系。

  但她从来没想去找过,毕竟无论如何,自己被遗弃都是事实。

  孟小小道:“南诏我会去的,不过是为了追寻真相,和她没有关系。”

  “也行。”

  拓拔小蛮转移话题道:对了,枕夏怎么不和我们一起走?”

  可能是因为她和枕夏身高相近的原因,二人相处的还是挺融洽的。

  “闭嘴!”孟小小突然道。

  或许是孟小小的语气太过严厉,也或许是刚刚的话题让二人之间的距离拉近的不少,拓拔小蛮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顶回去了,弱弱地问道:

  “怎么了?”

  孟小小向她打了个手势,是她们之前就商量好的,有敌袭!

  拓拔小蛮也敛声屏气,学着孟小小把耳朵靠在岩壁上,果不其然听见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走。”孟小小冲拓拔小蛮无声道。

  拓拔小蛮点点头,二人遁入之前就找好的隐蔽出口。但二人没走几步,就感觉一股彻骨寒意袭来,拓拔小蛮身上和岩壁上掉出了好多冻僵的蛊虫。

  “冰·绝对冰域!”

  一些人齐声吟唱的声音传了进来,一空气中的温度降了下来,一层薄冰从外面渐渐蔓延到里面来,像准备狩猎的野兽,步步为营。

  孟小小掰了两下木把手,没掰动,反倒直接把它掰下来了,之前准备好的出口的机关被冻僵了。

  拓拔小蛮咬牙道:“和他们拼了!”

  说着,她伸手往右臂一抹,一枚五彩绳子系着的造型古朴小巧的青铜铃铛,从她右手袖口处滑出,绳子很长,坠着铃铛垂过拓拔小蛮指尖几寸。

  拓拔小蛮手指转几下,把坠着铃铛的五彩绳在她指尖缠了几圈,“叮叮当当”的摇了起来。

  清脆的铃铛声回荡,厚厚的冰层下爬出黑色的潮流,原本冻僵在地上的蛊虫也爬起来,向外面无惧地爬了出去。

  浮金从孟小小袖子里飞了出来,暴躁激动地转了几圈,孟小小感觉这铃声好像对浮金也有些影响,就听见拓拔小蛮遗憾道:

  “可惜这里是高山酷寒的山献,本地没什么虫子,我身上也就带了这些了,不然驱使起来威力更大些。”

  孟小小道:“我们先出去吧,浮金会掩护我们的。”

  孟小小和拓拔小蛮二人走了出来,因为浮金对别人的心理屏蔽,所以人都没发现下面多了二个人。

  “这么多术师,不会是姓云的惹来的吧!”拓拔小蛮绝望地传音道。

  只见山谷外面密密麻麻的站了好几百人,近一半都在吟唱咒术,五颜六色的法阵从天而降,好不热闹。

  但好在他们误判了孟小小和拓拔小蛮所在的位置,所以她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受咒术影响较小。

  密集的虫群悍不畏死,攀着岩壁就往上爬,已经快要爬到上面了。

  孟小小反驳道:“我觉得更大可能是冲你来的,斩草除根。”

  “可南诏的消息不是传出去了吗?”拓拔小蛮这个时候倒聪明了,抓住了重点。

  “那就是你身上带了什么,或者是你本身有什么价值。”孟小小说着看了一眼拓拔小蛮手中摇晃不停的铃铛。

  拓拔小蛮道:“喂,这个虽然是南诏唯一的蛊神铃,但只能驱蛊,还是认主的,只能是像我这样还没成年,还得是有着南诏正宗苗氏血脉的少女才能驱使。”

  “条件倒是苛刻。”

  孟小小听完也忍不住道。“看来就是你这个人有他们要的价值了。”

  拓拔小蛮不服道:“为什么不能是找你麻烦的?”

  孟小小有理有据回道:“除了你和云亦可,别人连我是谁也不知道,找我的可能性较小。”

  二人看着有越来越近的法阵,而且绝对没有出路,正当浮金悬停至孟小小胸前时。

  一阵古朴厚重的铃铛声传来,和拓拔小蛮的铃铛声合鸣在一起,说不出来的动耳。

  同时墙上不断地掉下来许多石灰冰屑,也都化为许多狰狞的小虫,小小的眼睛冒着红光,不惧法阵轰炸,迅速往上冲去。

  在上面一片惨叫声传来的同时,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皋,诣山献,绝明冥冥,兹我赢……”

  随着他的吟唱声响起,对面那些术师的法阵散发的光芒也黯淡许多……

  “是他,他来了!”

  拓拔小蛮顿时扫尽愁云,喜上眉梢,就差跳起来转几圈了。

  “你认识他?”孟小小问道。

  “自然。”拓拔小蛮挑挑眉,身上涌现一股朝阳般的活力,和之前的垂头丧气毫不相同。

  孟小小看着这样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松了口气,也去另外那个铃铛的主人格外好奇。

  得益于浮金的帮助,她透过无边爷色和重重人影锁定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他穿一身白衣长袖长裤,外罩一件月白大袍,看起来和拓拔小蛮同龄,都十四左右的样子。披散着一头半短的头发,容貌秀气俊雅,是介于童子和少年之间的长相。

  不过更为打眼的是他眉心有一道鲜红竖直的血痕,短短一撇,却给他无端带来几分邪气。

  他左手袖子里滑出一个铃铛,和拓拔小蛮手上的款式相似,不过看起来更大一号,比拓拔小蛮那个更大气狰狞几分。

  古朴雄浑的铃铛的声音伴着他的吟唱声,像是从远古传出。

  “快跑!我压制不了多久!”他向孟小小和拓拔小蛮传音道。

  “怎么这么没用了。”

  拓拔小蛮抱怨道,却丝毫不敢耽搁,拉着孟小小就要往外跑。

  外面蛊虫大军已经登顶,上面的术师自顾不暇,已经没几个往下面丢法阵的,正是她们溜走的好时机。

  “还是和我走比较快。”

  说着,几枚玉符流萤掠影般地围绕着一个白衣女子凭空出现。白衣女子冲她们笑笑,道:“还不快过来?”

  “是真的。”

  孟小小知道拓拔小蛮在顾虑什么。

  云亦可嘟嘴抱怨道:“你们竟然还怀疑我。”

  随着她手势一动,几人又出现在了那个白衣少年身边。云亦可调戏道:

  “哪来的小正太,快和姐姐走吧!”

  小正太对凭空出现在他边上的几人呆了呆,就被云亦可毫不客气地捞了过来,拽到拓拔小蛮身边。

  一边变换着手诀一边道:“看好你小男朋友哦!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两的铃铛是情侣款。”

  拓拔小蛮瞪大了眼睛,小正太表情不变,就这么看着几人在对面反应过来的法阵轰炸前再次离开。

  几人在空中不断闪现移动,像是穿梭空间之门一样。

  “别离太远。”小正太向云亦可传音道。

  云亦可不正经回道:“好嘞,客官!”

  几人在离那些术师们有一段距离的的山崖处出现,遥遥看着他们甩开蛊群,踏着清风向这边杀来。

  小正太道:“距离合适。”

  说着他把外面那件白色长袍脱下,翻了个面,变成了一件黑色绣着五彩兽纹的祭袍。

  他闭上眼,吟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