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章:落英小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亦可带着孟小小穿过奇士府的重重屋檐,来到最中心的一个大湖前。

  大湖一眼望不到边际,占地极广,种满了硕大的翠玉盘似的荷叶,但现在已至秋日,荷叶也渐渐有了枯败的迹象。

  湖中有栈道相联,孟小小跟着云亦可上了湖中的栈道,栈道在湖中纵横交错,看着极为便利,实则错综复杂。

  在看似无厘头地转了几圈之后,孟小小前面出现了一片白雾屏障,白雾凝而不散,却并不让人觉得突兀。

  云亦可掏出一块白玉牌,孟小小眼睛眯起。她看它出现过几次,不过更让她注意的是,云亦可手上这块玉牌除颜色质地和启轩皇帝之前拿出来那块不一样,其他的都极为相似,最明显的特征是玉牌里都沁了一抹血色……

  云亦可说着把玉牌往白雾上轻轻一放,接着往前走去,整个人消失在了雾里。

  “直接进来就好了。”她的声音从雾后传来。

  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还会犹豫一下,但孟小小跟着云亦可,连龙都坐过,所以她眉毛都不曾邹一下,直接就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孟小小看到一个不大的小岛,四周被荷花环绕。其中落英缤纷,芳草鲜美,翠竹小楼几座,显得格外幽静雅致。

  云亦可站在她前面不远处。伸了个懒腰,随口道:

  “回来了。”

  孟小小注意到她说的是“回来了”,而不是我来啦什么的。这说明她以前可能就住在这,而且对这很有感情。

  这时一个。高廋的老者领着几个瘦瘦的丫鬟走了过来。

  云亦可亲切的对那老者道:“福叔。”

  那福叔声音有些嘶哑:“少主你终于回来了。”

  孟小小眉头一皱,这几人不是活人。

  浮金在他们身上,也感受不到任何生气。而且乍一看还看不出来,细一看不难发现他们的行动有些僵硬迟缓,这让他不由得心下警惕。

  那福叔看向了孟小小,露出个和善但有些僵硬的笑容:

  “倒是罕见,少主难得带朋友回来。”

  云亦可看孟小小有些迟疑的样子,解释道:

  “福叔他们都是傀儡,是我师尊做的,专门看守和打扫这落英轩的人。”

  孟小小听到云亦可的回答也不犹豫,当即就对他们道:“福叔好。”

  福叔:“哎,姑娘你也好。”

  云亦可在一旁道:“福叔,你以后就叫她孟姑娘吧。”

  “好。少主,这里有一封请帖,是冯公子让我转交给你的。”

  说着,福叔从胸口拿出来一张红色烫金的请帖,云亦可接过来,看见完后合上递给了孟小小。

  孟小小看完后道:“婚贴,是冯公子和添香姑娘的,倒是恭喜了。”

  云亦可也是十分开心:“这么久了,他们两个也算是修成正果了。”

  孟小小突然道:“你对他们两个了解多少。”

  “自然是有一些了解,怎么,你还专门调查过他们?”

  云亦可说着看向了孟小小,孟小小面色不改道:

  “不止是他们,在暮云城遇到的每一个人我都调查过。最为神秘的是你,什么也查不到,就像凭空出世一样。但他们俩的过去倒是好查的很。”

  云亦可笑的讨好道:“他们俩什么过去,孟大人,给我讲讲呗!”

  这让孟小小有些诧异:“他们叫你少主,你竟然对他们都不知根知底?”

  云亦可随口道:“反正我知道他们不会对我不利就是了,而且还有师尊在呢!”

  孟小小:“你倒是有恃无恐,那我就给你讲讲,冯焕之原名冯奕。”

  云亦可插嘴道:“这个我知道,不过不是原名,焕之是他的字。”

  孟小小不理会她,接着道:“原是冯家小公子,冯家是启轩顾家的第一附属宗族,而添香姑娘姓韩,是韩家旁支的嫡女。这两家在当时都是权倾一时的存在。

  顾韩二世家在五年前几乎控制了整个启轩,是真正的大权在握。二大世家略有嫌隙,但还算是联系紧密,相处合谐。

  他们经常相互联姻,连带着下面的附属势力也大多有联姻之举。我们刚刚说的冯韩二家就在其列,也就是冯公子和添香姑娘了。”

  “怪不得姓冯的一直说添香是她未婚妻,不让我逗她。”云亦可若有所思道。

  之后的事二人没有再说,她们都知道。启轩皇姬夜轩掌权,将顾、韩二家及其附属势力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灭九族,连坐……那一年的启轩是用血染红的……

  云亦可和孟小小聊着的时候,二人在这小岛上转了一圈,孟小小也好熟悉熟悉环境。最后云亦可带着孟小小进了一个明亮的房间。

  它位于最北边的竹楼的第二楼,一进门就是一个大大的书架。

  房间里装饰不多,四面都是各种放书的储物空间,所有的书都用浅青色的封皮抱着,看起来极为工整舒适。

  云亦可道:“这就是我的房间了,在去暮云城之前我在这住的时候最多。”

  看着这满屋子的书,孟小小没想到她还如此好学。

  孟小小想着,顺手抽出一本书来,只见上面写着:“孟小小也知夜幕未至,但如此娇娘在前面缓缓喘息,心下一动……”

  “啪!”孟小小猛的把书合上,眼神冰冷地看向了云亦可,面临社死现场的云亦可笑的尴尬:

  “我之前又不认识你,纯当娱乐……”

  孟小小不动声色地把书往原位置一插,别的书是什么货色她差不多也猜个七七八八了。

  云亦可觉得尴尬极了:“这屋子怎么这么闷呢!”你怎么偏偏就抽到了这一本呢!

  说着,她推开了茶几旁的窗户,窗户正对着一株歪脖子桃树,它郁郁葱葱的叶子里藏了许多将熟的桃儿。

  孟小小虽然认为云亦可是在转移注意力,但她也的确不想在这种东西上多过追究。也顺着云亦可有些怀念的眼神向那桃树看去,有些奇怪道:

  “你想吃桃了?”

  “有点。”云亦可说着直接从窗口一跃而下,走到了桃树下。

  孟小小也跟着她跳下来,云亦可摸了摸桃树粗糙的树干道:

  “这里是我和我师尊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孟小小眼睛一下子就认真了起来,对于云亦可的那个师尊,她查的资料对其都是忌讳莫深。

  她虽然经常听见云亦可提她师尊,但具体的事情说的还是比较少。

  云亦可接着道:“我也是在这棵树下拜他为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