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两尊石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在启轩京城最宽的大街,也是京城的主干道上,皇宫的大门徐徐开启。

  长达二百米宽的大街上站满了披着黑甲的士兵,红衣巫祝跳着癫狂而神秘的舞蹈,随着大部队缓慢前行。

  启轩仅次于春祭的秋日大祭开始了。

  最下层的平民乌压压地跪满了道路两旁,高高在上的皇帝携着帝后站立于华丽的轩车之上,轩车四周淡红的帷幕飘扬。

  而在朱雀大街边上,一间房屋的屋帘被拉开一条缝隙,一只眼睛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一个蓝衣侍卫半跪在边上,忍不住道:

  “殿……公子,你还是小心点,毕竟这里是启轩。”

  归海夙看着面前随风招摇着的旌旗蔽空,黑底的金龙旗帜仿佛随着编钟音调的高低而起伏。

  归海夙低声道:“到底藏在哪儿了呢?”

  边上的察三格外身心俱疲,怪不得探一才侍奉了殿下几个月,就被打发走执行别的任务去了。

  殿下的心思的确太易变任性了!

  察三在和归海夙说话的同时警惕的注意周边的环境。察三的担忧不是空穴来潮的。

  启轩在千年前一直都号称大启王朝,但临渊原是大启王朝的海边藩属国,在大启王朝内忧外患之际突然发力,占据了启轩近三分之一的临海国土面积和海域。

  大启王朝也多次与临渊发动战争,但还是免不了临渊的崛起。

  后大启王朝在一次内乱中某个皇子借临渊的势力,打败了所有叛军和兄弟,登上了皇位,大启轩王朝也正式更明为启轩,捏着鼻子认下了临渊和启轩平等的位置。

  但就算这样,启轩和临渊也动不动发动战争,谁也没讨的了谁的好,就这么僵持到了现在。

  启轩和临渊是世仇这点毋庸置疑,就算最近三国合作,但堂堂一个临渊的太子殿下,不经过任何报备就潜入了启轩,还出现在启轩的秋日大祭的附近。

  说是没什么阴谋,连他都不敢相信。

  但事实就是这样,殿下就是这么来了,连侍卫都没怎么带,就跑死对头老巢里来找人了,这就更让察三整个人都不好了。

  察三道:“公子,您都看了这么久了,应该不要在里面,要不我们换个方向去找。”

  归海夙:“察三,你回头把卫二换过来。”

  察三知道自家殿下这是嫌弃他吵了,但他和平时很浪,但一遇到殿下制止就萎了的探一不一样,察三更加破罐子破摔了。

  察三道:“殿下可以等到无聪大师圆寂那一天去白马寺看看,属下觉得云姑娘可能会去凑这个热闹,孟大人估计也会跟着的。”

  归海夙沉吟道:“察三,你说,他二十年前就预言出了自己圆寂的一天,到底会不会实现?”

  察三老实道:“无聪大师大师一生预言不多,但都实现了。”

  归海夙冷笑道:“到时候再看吧……有缘人,谁知道会不会出现。”

  察三不说话,归海夙看着坐在轩车上的帝后二人,道:

  “顾雪桐,也是个人物。”

  顾雪桐,当今启轩皇后,出自五年前权倾朝野顾家,却是旁的不能再旁系的一脉,跟主家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庶女出身,其母原是花魁一名,曾经也算是艳压京城的一号人物。

  在顾韩二家庞然大物倒台之后,她却一跃而起,成为了启轩的皇后,又何止是个人物这么简单可以形容的。

  …………

  在围着帝都巡游了一圈之后,祭祀的队伍到了太庙前,身着玄衣龙纹祭服的启轩帝携着红衣凤纹祭服的皇后走上了祭台,上过香后读起了祝文。

  “皇皇上天,照临下土。吾持天命,代天牧民,九州共平,四海无灾。

  夫仁民则昌,德盛则兴。煌煌我祖,万世垂功;开先立极,泽被寰瀛……”

  启轩帝携皇后进了皇族祖庙,那里供奉着先祖牌位。在按照礼节完成全部流程之后,太常携众祭祀官员退出了祖庙。

  姬夜轩走到供奉着最古老的先祖牌位前,在告了一声最后将它抬起,摁了一下牌位下的摁钮。

  一道漆黑的暗道缓缓打开,一个白衣女子走供奉着牌位桌后的阴影走出,走到了暗道前。

  姬夜轩道:“少主。”

  云亦可打了个哈欠:“你让我一定要来,我倒要看看有什么非我不来的理由。”

  姬夜轩只是道:“请。”

  云亦可跟着姬夜轩的背影消失在了阴影处,外面的皇后不悲不喜地目送二人离去。

  那里是启轩真正的隐秘之处,除了历代皇帝,没有人可以进去,皇后也不行。

  所以顾雪桐并没有什么想法,毕竟姬夜轩愿意告诉她这件事,就代表着一定的信任了。

  顾雪桐更多的是看向那个看起来格外陌生的白衣女子……

  她没有看她一眼……

  云亦可跟着姬夜轩来到一个密室中,屋顶镶嵌着硕大的夜明珠照亮了室内的景象。

  云亦可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两尊石像,最注目的是一尊背对着入口的男子石像,沧桑古老之下透着说不出来的神秘。

  那是初代大启皇帝悄悄供奉在祖庙下面的神像,她师尊的像。

  不过让云亦可真正注意的是那个有些不起眼的小石像,不难看出,它刻成的年代很近。

  刻的是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女童形象,梳着百花分肖髻,穿一席儒裙,俏皮可爱。

  别人可能不知道她是谁,但云亦可认的出来,这是童年版的她。

  两尊石像都没有上色,一尊背对着他们,小的那尊离大的那尊极近,伸手似乎想牵他的手,活灵活现。

  “这是?”

  姬夜轩道:“这是君上雕的,说要和之前的那尊摆在一起。”

  云亦可眼睛微微湿润,但还是抱怨道:“那为什么雕个那么小的,难道我在他心里就一直这么小吗?”

  姬夜轩不敢接话,云亦可也不需要他回应。

  师尊这个举动很明显了,就是在向启轩皇帝强调她的身份。姬夜轩也的确比吴叔他们态度更加恭谨。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