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念念不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什么呢?云亦可思索着走出了暗道,外面的顾雪桐还在原地等候。

  二人打了个照面,云亦可这才注意到这位启轩皇后。她其实也才二十多岁,十分年轻。

  就算穿着一席庄重严肃的祭服,但也透着几分难以遮掩的美艳,让人难以忽视。

  顾雪桐发现她出来了之后,马上把视线转到了云亦可的身后。当她看见姬夜轩时才转回了视线,神色娴静。

  她上前一步,拉近了她和云亦可的距离,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近来可好?”

  云亦可带点疑惑道:“还行。”

  顾雪桐接着道:“在外奔波了这么久,回去记得好好休息。今天夏季比往常热一些,但秋季还是要好好添衣……”

  她用仿佛官面套话般的语气唠叨的问着云亦可,这样异类的关心让云亦可很是有些不知所措。

  云亦可在顾雪桐的关心询问下点了几次头之后对姬夜轩道:“我先走了。”

  姬夜轩:“少主走好。”

  云亦可又回到了她原先出来的地方,那里也有密道,是通往外界的。

  “怎么了?”

  姬夜轩关切地走到顾雪桐身边,他明确注意到了妻子平静的外表下掩埋的异常。

  顾雪桐叹了一口气,几乎微不可闻。

  “我看她还是廋了点。”

  姬夜轩有些失笑:“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你才比她大几岁啊!唠叨地和老妈子一样。”

  说道这,他有些吃醋:“你平时对我都没这么关心。”

  顾雪桐道:“你个大男人,需要我关心什么?去找你的华妃、玉妃、谢袭人和香儿啊?”

  姬夜轩瞬间了然顾雪桐最近异常的原因,无奈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去青楼是真的有事,不是去找香儿的。而且那青楼不是你开的吗?”

  顾雪桐道:“我可不管。”

  …………

  云亦可走在暗道里,面前出现了三条分岔口。云亦可并没有走那条通往奇士府的密道,反而走向了另外一条密道。

  这条密道并不算长,没过多久云亦可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戒严的黑甲侍卫,转身走向了大街处,那里是公孙贵族的聚集地。

  云亦可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毫无预兆的,整个人身子往边上倾斜了一下,她边上空无一人,但随着云亦可这么一撞,突然传出一个冷冷声音:

  “干嘛!”

  云亦可啧啧道:“孟大人哎,和你打个招呼而已啦,这么严肃干什么!”

  一只金色梦幻的蝴蝶默默从靠近云亦可的那一边飞到了孟小小另一边肩上。

  孟小小不搭理她,现在她在众人眼中相当于不存在的事物。除了云亦可,别人一般都看不见她。

  孟小小转了个身,默默和云亦可并排而行,云亦可笑着对浮金道:

  “你看,这又不转回来了。”

  孟小小有些无语,不知道是对浮金还是对云亦可的。

  浮金不会说话,云亦可逗弄了几下就觉得没意思了,转而对孟小小道:

  “你是不是想问我又去干了什么?”

  孟小小面无表情:“不想。”

  她快步往前走了几步:“注意点,你现在在别人眼里像个疯子。”

  不然呢?可着劲的对着空气说话,还一脸嘚瑟和欠揍兼有的笑容,在别人眼里可不就和疯了差不多吗?

  云亦可看了周围的人一圈,也不尴尬:“你隐身带我一个呗!”

  孟小小语气毫无波澜:“自己想办法。”

  云亦可也知道不现实,突然凭空出现一个人或者消失一个人,对周围的百姓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不过如果让浮金控制精神力,淡化这种突兀感,倒对旁人没什么影响。但孟小小这不拒绝她了吗?当即就是一声:

  “无情!”

  孟小小:“呵!”

  坐着狻猊和斗牛等檐兽的屋檐边,一只漆黑的乌鸦无声飞过。

  …………

  夜幕降临,一个青衣男子在夜色中踩着屋檐翻进了一处房屋,这是一间装修的颇为豪华的客栈,里面的大床下锦被凸起了一个笔直的人形。

  青衣男子无声无息地走至床前,默默地站着。过了好一会,他缓缓地伸手,向床上摸去。

  突然,他猛的收回手来,捂着个脸,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

  他又伸手,又缩了回来。又伸手,又缩了回来。又伸手,又缩了回来……反反复复十几回。最终,他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伸出了罪恶的手。

  但手在触及被角的那一刻,他的手再次僵住了,仿佛又陷入了纠结之中。

  “狗贼,我忍不了你了,磨磨唧唧的!纳命来!”

  一个暴躁的女子的声音从床后隔间的房梁处冲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一条如箭般射下的鞭梢。

  那个青衣人反应很快,几个转身,都很灵敏地躲过了快准狠的几连鞭。而且在他移动躲闪的同时,他无声无息地走到了窗口。

  就在他准备跳窗逃跑的时候,一只金色梦幻唯美的蝴蝶出现在了窗外。

  那个青衣人一头撞到了金蝶身上,反而僵住不动了。

  “转过身来。”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那个青衣人也略带僵硬地转过身去了。

  转过身来,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两个女子,一个白衣胜雪,神色却有些忿忿不平。另一个黑衣似墨,面无表情。

  白衣的那个看到转过身来的青衣人,有些疑惑道:“不对,你是谁?啧,好像在哪里见过。”

  黑衣的冷淡道:“名字。”

  “陆老六。”

  青衣男子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口,很明显,他被控制了。但他面上没有任何慌张,反而有些痴迷的看向了那个黑衣女子。

  “哦,我想起来了。”

  云亦可说着颇有挑逗之意地看向了孟小小,道:“就是那个在暮云城擂台上对你脸红了的那个陆老六啊!”

  陆老六在孟小小没说话的时候还是可以自由说话的,当他听到云亦可这么一说,脸上又浮现了一抹红晕,有些语无伦次:

  “没错,是我。孟大人,哦不!孟姑娘,我当时真不知道你是女子。不,我没有别的意思,但你现在这样,也特别好看……”

  云亦可捂嘴窃笑:“所以你今天是冲着念念不忘的孟姑娘来的喽。”

  孟小小咬牙:“云亦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