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六十九章:朱雀陵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边哥,你说那个柯小姐她有没有心仪之人啊?”一个鼻子两翼长着些许雀斑的少年开口道。

  “明弟啊,你莫非也对那柯小姐有心思?”屠边笑着问道。

  “我……”

  “这也没什么,就像读书人说的那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说道这,屠边凑到那明弟耳朵边低声道:“再说我们镖局里那个男的对那柯小姐没有存着几分心思呢?”

  “嗤!”

  边上的一个穿黑衣短打的女子嗤笑道,看起来颇为不服道:

  “你们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那柯姓二兄妹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也是你们能肖像的?”

  “哎妍姐,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屠边对她这阴阳怪气的态度很是不悦道:“你敢说你对那个柯易没有几分想法,我这辈子还没见你这么温柔过。”

  “你!”

  “二位先别说了,也不怕伤了和气。”另一个身材有些矮小的男子过来劝道,嘴上还说道:

  “已经快到蜀地了,那两兄妹也要离开了,现在争这个有什么用。”

  明弟道:“话说柯大哥对柯小姐真好。”

  一边的屠边道:“我这么看柯兄和柯小姐兄妹之间不是很和谐呢?”

  一边的妍姐道:“不是关系一般吗?”

  “不管那么多,那我先去和柯兄告个别。”那个明弟明显不愿多想,说完就往客栈二楼走,屠边也马上追了过去,道:

  “我也去。”

  “哎!”那妍姐犹豫片刻还是一跺脚道:“等等我。”

  “唉,年轻人啊~”年老的镖师在一旁摇头道,但脚步却不知不觉的跟了过去。

  他只是看着点这群一点也不稳重的年轻人罢了,绝不是去看热闹的。

  …………

  明弟看这两间空无一人的房间“哎,他们人呢?”

  妍姐也急道:“我柯大哥呢?”

  屠边在一旁冷声道:“呸呸呸!一大把年纪了,还好意思喊别人‘柯大哥’。”

  “估计是走了。”

  几人都看向缓步进来的老者,是镖队里的老人了,都道:“于叔。”

  于叔点点头,缓缓道:“江湖相逢即是缘,但缘来人聚,缘去人散,没什么好说的,都散了。”

  见这位镖局里的老人这么说了,屠边他们也只能道:“是。”

  “于叔,外面,外面来人了!”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紧跟着,一个大鼻子的少年跑了进来。

  “喘口气,慢慢说,人须有静气。”于叔很冷静道。

  “好,呼~呼~”

  “外面怎么了?”

  “哦,外面来了一辆马车,说是找人的,看起来极不好惹,非富即贵。”

  …………

  在蜀地与南诏的交界处,从林与险峰并立,湿热多雨,鸟虫众多,在这处鲜有人至之地,一对穿黑色衣服的男女走在一处河谷中。

  “话说他们看到我们走了会是什么表情啊?”云亦可依旧是一身男装,嘴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很是吊儿郎当。

  “那你待那不就好了。”孟小小道。

  “那不行,总得走的,不同路呢!”云亦可转过身双手枕在脑后,同时倒着往后走。

  “你认真点,南诏就在前面。”孟小小嫌弃道。

  “哟,到了。”

  云亦可转身,把嘴里的狗尾巴草给吐出来,隔着几处裸露地石峰远远地看着面前的茂林,隐隐有黑色的雾气在里面弥漫着。

  孟小小道:“南诏就是这里了,不过离南诏人民的居住地还要穿过这片黑瘴林。”

  “给。”云亦可一拍脑门,从袖子里掏出个小玉瓶,扔给了孟小小。

  孟小小把它打开来,看了一眼,是几颗圆润的药丸,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有股清新的味道。问道:

  “这什么用的?”

  “解瘴气毒性的,都说南诏的瘴气十分严重,如今一见,名不虚传,隔这么远都能看见。”云亦可说着也自己吃了一颗解瘴丸。

  “嗯。”

  听她这么一说,孟小小也不犹豫,往嘴里倒了一枚。云亦可看着她也吃了,笑着眯了眯眼,伸手拽住孟小小道:

  “还有这么远,我们短距离传送一下。”

  “好。”

  话音刚落,二人周身玉符一闪,就到了那散发着黑色“瘴气”的密林前。

  “不对,这不是瘴气!”

  近了云亦可才发现这“瘴气”不对,这分明就是和她有过几次接触的邪教黑雾。

  这片充斥着整个林子的黑雾在二人刚到时,似乎活过来了一般,一阵宛如实质的黑雾如潮水般往二人所处的位置涌来。

  “不好!”

  云亦可在说话的时候玉符再次一闪,这次传送到了距原地五十米外的地方,但令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那黑雾何止是宛如潮水,它在那片密林上掀起了一片巨“浪”,排山倒海般的往二人所处的位置倒来。

  这次速度太快,云亦可还没来得及作反应,二人就淹没在了黑雾之海中。

  不对,我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云亦可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和孟小小还在原先所在位置,不过周围一切被黑色雾气所笼罩。

  以她为方位,周围五十里处都没有任何黑雾。

  身即圣地?

  孟小小想起来之前在古籍里看过的一则相关记录,但那古籍也只是一笔带过,没有具体描述,但似乎牵扯很大……

  云亦可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身上的玉冠和腰间的玉佩都微微发着光,尤其是缠在腕间的细鞭,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光芒,但云亦可却感觉它现在格外的炙热。

  “原来是这些东西的原因。”

  孟小小也看到了云亦可身上这些配饰发出了光,下意识就认为这是她师尊送她的物品的功劳,微微松了口气。

  云亦可也是这么认为的,在内心里感谢已经怀念了一下师尊,然后好奇地往前走了一步。

  果然,她前面的黑雾也往后退了一步,而身后也有一步的空间被黑雾填满。

  云亦可又前后左右的行走,这样做了好几次试验,才确认了这隔离空间的实用性。

  她正要说什么,这时孟小小袖子里钻出一只金色的蝴蝶,与此同时,一时不起眼的小虫子也停在了她们身前。

  浮金主动飞向那小虫,二者似乎交流了片刻,然后浮金看起来十分焦躁地飞了几圈。

  云亦可也察觉到不对了,向孟小小问道:“怎么了?”

  孟小小沉声道:“小蛮和奇岚出事了,这是他们往外求救的手段。”

  几乎是孟小小刚说完,浮金就一下子冲进了那片浓郁的黑雾中。

  云亦可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见那片雾气也以浮金为中心退开了十几米远。

  云亦可这才放心道:“这就好。”

  果然是可以和那群自称为仙的家伙媲美的存在,蛊帝,果真不凡,而且长得还怎么好看……她都有点羡慕孟小小这家伙了。

  “快追!”孟小小拉着云亦可就往浮金离去的方向跑去,“它会把我们带去小蛮他们身边。”

  在追击的同时,云亦可手中金针不断地往外射出,射倒了一个又一个的黑影。

  在一段长途奔跑下,浮金终于停在了前方。

  “到了。”

  孟小小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成样子的残肢与大片的污水,对,就是水,这样恐怖的场面却没有半分血色,仿佛那些残肢的主人的血液都和水一个颜色。

  “呕!”云亦可看见立马就弯了了腰,干呕了几声,这才好过点,捂住嘴艰难道:

  “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

  她想起了在路边射倒了“黑影怪物”,马上把自动回收的金针给扔了出去,刚刚这些金针射中的可能就是这种东西……

  孟小小道:“这种黑雾里非常容易滋生各种各样的怪物,没有定型。这次的还比较好解决,只是一些普通的溺尸,如果是这片林子都诡化了,那才难对付。”

  云亦可微微白着个小脸道:“很专业啊!”

  孟小小道:“这是自然,临渊于邪教交手历史悠久,有很多经验被我们这些后人汇总,隐阁里这样的情报格外的多。”

  呃……这就是家学渊源吗?不过,刚刚孟小小说出的很多情报都是常难以接触的,这也证明了临渊和其他两个国家格外不同的地位。

  云亦可看了看这片茂密不见天日的林子,看了好几遍又用别的法子鉴定了一下,这才确认这片林子是无害的。

  孟小小知道云亦可在想什么,道:“现在还没变成怪物是因为还没有被黑雾侵染太久。”

  云亦可皱眉道:“这……你们隐阁记载了怎么解决这黑雾吗?”

  孟小小摇摇头道:“没有,按照往常的历史,这种黑雾无体无形,只能想办法镇压或驱逐。”

  云亦可现在格外地想她那位已经离开了的师尊,她可没什么办法解决黑雾问题。

  她有些无精打采道:“现在只能看一步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时,浮金仿佛确定了什么一样,再次往一个方向飞去。

  孟小小道:“跟上它。”

  二人再次在次片密林里疾行,虽然还是在南诏外围打转,甚至还深入了一些,但这些黑雾肉眼可见的淡了许多,甚至可以看见周围的景象了。

  云亦可左右探看了一下道:“这雾淡了许多。”

  “而且都往同一个方向流动,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碰到那怪物了。”

  孟小小观察的明显更细一些,云亦可在此看了一下,还真是,而且浮金飞往的地方也就是那黑雾聚拢的地方。

  再次行了一段路,在所有黑雾淡的几乎看不见时,云亦可看见一个眼熟的身影。

  一身金光闪闪的华袍,漂浮在半空之中,手上托着一枚同样浮空的黑色珠子,足有拳头那么大。

  一股浓密宛如实质的黑雾从上方成束状往珠子里钻去,那珠子似乎永远见不到底。

  “临光?!”云亦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这么个熟人。

  “你们是谁?不想死就快滚开!”

  临光俯视二人喝道,同时一股无形的威压以他为中心向外扩散。

  但云亦可二人却对他的威严没有半分反应,这让他更加警惕了。更何况能在这样的地方见到两个正常的人,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地方。

  云亦可看了一眼被捆在角落的拓拔小蛮和奇岚二人,也没有提他们,直接抬头挑衅道:

  “你是我手下败将啊!”

  “你……不对,是你,云亦可!”临光惊讶道,如果云亦可没有看错的话,那惊讶中还带这些许……惊喜?

  云亦可沉声道:“你竟然能看破我的幻术。”

  孟小小:……是你刚刚说漏了嘴好吧!

  临光依旧有些警惕的看向孟小小道:“她是……孟小小!啧啧,竟然是女的!”

  孟小小一下子就攥紧了手心。如果之前临光说破了云亦可的身份她还不怎么在意地话,那么现在则令她一下子就重视了这人起来。

  云亦可帮她问道:“你怎么知道?”

  “虽然你们的模样改变了许多,但那抹灵魂气息是不会变的。”临光得意道。

  孟小小听完这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也往前一步沉声道:“那么你又是谁呢?”

  “与你无关。”临光看都没看孟小小一眼道。

  孟小小却抱拳道:“仙界四方神君朱雀陵光,久仰了。”

  “陵光,临光。啧,我怎么没想到呢?”云亦可拍拍自己脑门有些懊恼道。

  孟小小道:“虽然仙很少于我们这些‘凡界’活动,但有关于他们的传说还是有不少的。而有时候,传说则代表真正的历史。”

  陵光傲然道:“你既然知道,还敢这样对我不敬?”

  孟小小却淡然道:“仙隐于天际,不佑众生,我又何必敬你们。”

  “你!”

  陵光勃然大怒,云亦可却伸手一扬,一柄细鞭在她手上发出破空之声。

  陵光却大喜道:“正好,这次一雪前耻。”他等这个重新和她交手的日子很久了。

  云亦可却一脸不屑道:“呵,好歹也是早不知道多久就掌握了大道,白日飞升这人,之前还能输在我一个才刚十八岁的人手上。”

  陵光的脸都黑了,咬牙道:“之前仙帝不让我对你们这些凡人用法力,这次不是正常情况,我也可以动用真正的实力了。”

  “还不是在我手上输过。”云亦可笑道。

  “那是意外,我陵光奉仙帝法旨,监察凡间。”

  云亦可一听这个“凡界”就不怎么舒服,以这里为“凡界”,自立一处为“仙界”,说到底都是为了体现自身不凡,和常人划开距离的手段而已。

  这些仙人又何不是从凡人作起的呢?但在天道的眼中,不过是强大一些的“凡人”罢了。

  而吴叔早就到了可以媲美与他们的境界了,就是不想与他们为伍,这才一直没打算飞升。

  这些人经历了漫长岁月,自身更是认定了仙凡之别,骄傲异常。

  就像慌言说多了,连说慌的人自己都信了,也就以为它才是真正的真相。

  云亦可不带感情的看了他一眼道:“还不是在我手中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