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章:流憩行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孟小小一个人走在浓郁的黑雾中,一只泛着金色光芒的蝶儿随行,在她周围,鬼影重重,鬼哭狼嚎声不绝于耳。

  这片黑蒙蒙的空间到处都充斥着黑色的雾气,除了她周身几米处没有黑雾,其他所有的地方都是厚重的黑色。

  无尽的怪物在雾气中行走,像极了她在永霜城时杏林里的那一幕。

  但比那时的场面更让人绝望。她自然不会选择硬抗,靠浮金的力量暂时没有引起那些怪物们的注意,但她知道,这样下去不行!

  因为在这里,她感受不到任何天地之力,浮金没有半分力量补充,迟早会坚持不下去的。

  而且她能感觉,自己的情绪被放大了。这样浮躁和颓废的心理她许久没有过了,这不是她平时正常的状态。

  但孟小小现在还能凭意志力压制着心里的异样情绪,接着往前走。

  也不知道她走了多久,她隐隐看见一处浓厚的黑影,疑似建筑的轮廓出现在了前方。

  她心里却没有任何惊喜之意,全部都是不安及对未知事物的恐惧等,尽是些负面情绪。

  孟小小知道自己已经被影响很深了,她有些着急的加快了脚步,往那处建筑赶去。

  一路有惊无险,她终于站在了那处建筑前。这是一处巍峨宏大的宫殿,黄瓦红墙,绘着上古四大凶兽的大门紧闭,一股洪荒之意扑面而来。

  但让孟小小在意的是以它为中心,方圆几里处是没有任何黑雾和怪物的存在。

  她走到大门前,心底一片清明,这才发现之前她的内心是有多反常。

  她抬头,锋芒毕露的金字仿佛要划破牌匾,直接冲到青天之上。

  上书:流憩行宫

  她想推门,但门自己就开了。她走进行宫里,一路灿烂的银杏树落叶纷纷,景色美好,让人跟本无法把外面的场景和里面联系起来。

  她走进眼前唯一打开了大门的宫殿,殿内空荡荡,只有正前方挂了一张画像……

  …………

  回到之前……

  从天空远远看去,一片碧绿之海上出现了一块范围相当大的漆黑的伤痕,在那里,被燃烧的差不多的焦木和被烤黑的大地都在诉说着刚刚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大战。

  陵光半跪在地上,那把金色的巨剑掉落在不远处,浑身多处焦痕,周身许多玉符悬停在空中,明显被定住了身形。

  他面露忿忿之色,但眼睛里却带着藏不住的迷茫。

  他,又输了……

  他看着前方盘腿坐着的黑衣女子,对!是女子。

  云亦可脸色苍白,原本的幻术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完全没遮掩的女子曲线,加上那件现在很是狼狈的黑色男装,很是怪异,却也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陵光犹带心悸之意看像了她腰间的一只素色锦囊。她,到底是什么人?!

  在之前的较量里,陵光一开始还不敢动用太多大道之力。

  (大道之力,是在人完全掌握自身大道,也就是游散野老说的无道之境,时能动用的一种力量,借天地大道之力,收为己用。)

  但后来,云亦可将她的玉符威力完全释放,陵光发现她竟然把他的道完全屏蔽了,他使不出半分大道之力。

  就算他使用先天神通,但败局已定,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陵光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天地法则会铭刻在一套布阵的阵器上,而且还真的带有天地法则之力。

  云亦可刚刚就是凭借这套布阵之器,才屏蔽了他自身的大道,虽然她现在看起来也是浑身力量耗尽了的样子。

  不过就凭借着那手操控天地之力的手段,她自称一声“小天道”也不为过。

  但如果是在他原本待的仙界,毫无天地大道约束,她这手段也就废了。

  还有一点令他十分不解,距他的感知,云亦可对她的道明显领悟平常,无论是阵法之道还是医道等,也就比常人更近一步,但离能完全掌握从而拥有法力还遥不可及。

  可她刚刚明明就施展了大道之力,为什么?她是这么做到的?!

  不管陵光是如何疑惑不服,他就是输了,第二次输了。

  云亦可盘坐调息片刻,恢复了一些力量,抬手间便换了一身衣裙,又变成了和之前形象一般无二的白衣女子。

  她站起身来,拍拍裙摆,走到陵光面前挑眉笑道:“现在你又输了,该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了。”

  “哼!”

  陵光没有说话,却是别过头去,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你这样不行啊,好歹还自称为仙呢,还是大名鼎鼎的四方神君之一的朱雀神君陵光,像你总是这样可并不怎么让人瞧的起。”云亦可开始数落他。

  虽然她之前一来看到陵光的形象像极了反派,但她还算了解一点他的脾性,人就是狂了点,傲了点,一般来说还是做不出灭了南诏一地的举动。

  云亦可看向了一旁的孟小小,她在拓拔小蛮和奇岚二人身边,刚刚都没有收到大战的波及。

  孟小小检查了拓拔小蛮和奇岚二人的身体,道:

  “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是元气耗费的太多了,暂时陷入了昏迷。”

  “那就好。”云亦可说完再次转头看向了陵光,“你到底说不说,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估计纯粹就是面子抹不开,在这强撑着不开口,这性格,死倔死倔的!只能用激将法了。

  “还是说,这南诏的一切就是你们这群仙人搞的鬼!”

  “怎么可能!”陵光眼睛瞪圆了开口道。

  云亦可眨眨眼,她还没怎么激将呢!不过开口了就好办了,云亦可面上不动,接着道:

  “那你在这干什么?”

  “本神君奉仙帝之令,在这镇压已经被邪神侵染的南诏。”陵光毫不犹豫地就说了。

  “你们还会管这个?”

  孟小小在一旁道:“放任的话这黑雾会影响大道秩序,对他们也是极具威胁的。”

  陵光:“哼!”

  “那也没你之前说的不管事啊。”

  云亦可道,她也总算知道临渊一个普通国度,怎么那和明显来路不简单的邪教抵抗怎么久,还一直占上风,估计和这些“仙人”的援助有关。

  孟小小却道:“他们也是在事情比较严重时才出手,一般才完全不管凡人死活。”

  陵光不屑道:“难不成我们还天天守在这凡间吗?”

  终于知道为什么孟小小之前态度不怎么好了,矛盾在这。

  云亦可看了一眼空中浮着的宝珠道:“就是靠这个镇压的吗?”

  陵光面露骄傲之色道:“自然,这可是仙帝赐下的宝物,也是这世间难得可以镇压那无序邪雾的东西。”

  “无序邪雾吗?”

  云亦可自言自语道,不过她倒也总算是知道了这黑雾的名字,虽然她还是习惯称呼它为黑雾。

  在随后的交谈中,云亦可也算知道这所谓“镇压”也就是为了顾面子的说法,这珠子纯粹就是吸纳那些黑雾,将它存储起来罢了。

  云亦可好奇的问道:“那你们把这黑雾装回去,是有解决这黑雾的办法吗?”

  陵光也由半跪改为盘腿坐下的姿势,抬头道:“当然……没有。”

  云亦可:“呃……不会装不下吗?”

  “实在装不下一般会找个空间通道,找一个固定的无序且无任何生灵的密闭的小空间,把这无序邪雾给倒进去。”

  听陵光这么一说,云亦可突然想起了在北辰空濛和梅不群前世记忆看见的那片失落之地,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

  “都半年了,你怎么还没把它解决掉?”云亦可怀疑道。

  “这……”

  陵光叹了口气道:“这里不知道那邪神的爪牙做了什么布置,这无序邪雾正源源不断的从地底钻出来,根本装不完。”

  这样吗?那该怎么搞?云亦可有些迷茫,看向了一旁的孟小小,正好这时候拓拔小蛮有了点动静,正幽幽转醒。

  总算醒了,云亦可松了口气之余走到了她身前,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被操控心神或中毒什么的。

  拓拔小蛮睁开眼,有些迷糊地看了孟小小和云亦可二人一眼,又转过身去,看到也也同样快醒的奇岚,最后看见了被定在一旁的陵光,这才一个激灵,正式回过神来。

  拓拔小蛮还有些口齿不清道:“原来真的有人救了我们啊。”

  “是他救的吗?”孟小小指着陵光问道。

  “不然呢?话说你们好像对他做了什么。”

  云亦可拍了拍拓拔小蛮的肩膀道:“那也是他自个作的。”

  孟小小问道:“你们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拓拔小蛮和奇岚二人凭借巫蛊手段,在普通人里也算是难得的高手了,而且二人合手,实力更是成倍增加。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放心让他们离去,没想现在却到成了这个样子。

  在拓拔小蛮断断续续的述说下,孟小小才明白,他们先是遇到邪教人员,后遭到大批怪物围杀,这才搞成这样。

  那些怪物本就是由死尸化成,蛊术对它们起的作用不大。而在南诏,奇岚巫术本该拥有最大的威力。

  但南诏的山灵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他毫无响应,而巫术本就是靠沟通自然发挥作用的。

  这样一来,二人的实力都被克制了,才有了现在的下场。不过既然有沟通自然之法,也就有隔绝自然之法。

  最后奇岚靠这个隔绝自然,才躲过了那些怪物的围剿,遇到了陵光,成功获救。

  “不过因为等了太久,消耗的有点大,这才睡了那么久。”

  “原来是这样。”

  云亦可点点头,悄悄把定住陵光的压力撤了七分。

  在拓拔小蛮把她的经历说的七七八八时,奇岚也恢复了正常的意识,他似乎在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在拓拔小蛮说完后他才开口道:

  “南诏还没完全陷落。”

  孟小小马上道:“怎么说?”

  奇岚舔了舔有些起皮的嘴角道:“我在昏迷前勉强通过共灵之术,共用了山灵的视角,知道在南诏最核心的地方,族长靠南诏祖上留下的阵法,抵御了邪教的攻击和这诡异的黑雾的侵染。”

  “真的吗?”拓拔小蛮惊喜的问道,“那我爹娘怎么样了?”

  奇岚道:“族长带着一部分族人还活着。”

  只是活着,自然是境遇不怎么好。但拓拔小蛮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意,很是高兴。

  孟小小道:“怪不得都半年了,这里的诡化程度比想象中的要低一些。”

  她看向奇岚问道:“你现在还能看那里怎么样了吗?”

  “目前不行,等我再恢复几分可以试试。”

  奇岚虽然这么说,但在座的都知道这试试不知道要等多久。巫术体系恢复能力是众所周知的慢。

  他们主要靠自身精血和元神来施法,但无论哪一样恢复周期都是一两个月是走起的。

  云亦可看向孟小小道:“你有什么想法?”

  “有一点。”

  孟小小点点头,开始讲述了自己的想法:“我们现在应该分为三步,第一步找到那黑雾涌出的地方,并制止。

  第二步是配合南诏族长,先缓解南诏剩余族人的困境。”

  拓拔小蛮听到这句在一旁急忙点头,她现在就恨不得飞到自家爹娘眼前去。

  “第三步就是对付那些邪教的成员了。”

  “所以我们该怎么搞呢?”云亦可问道。

  “目前最好、效率最高的方法需要兵分两路。”

  孟小小说着蹲了下来,随手拿了一根烧焦的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圈和二个小圆圈,又戳了许多小黑点。这才指着一个小圆圈道:

  “假设这个大园圈是南诏,我们目前在的地方是这个小圆圈。我们只有兵分两路,一路去支援南诏族长。”

  说着,孟小小点了点另一个小圆圈,又道:

  “但这些邪教的人还是要解决的,这诡异雾气的源泉没有那么好找,只能先解决他们,再徐徐图之。”

  云亦可完全没想其中难度有多大,邪教的人有多少,直接就问道:“具体怎么分?”

  “奇岚和拓拔小蛮还有陵光一队,去支援南诏。”

  “好。”

  拓拔小蛮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云亦可看了一眼已经被解开身形的陵光,但他还是之前那个坐姿,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云亦可的目光,他直接就道:“为什么我要听你安排?”

  云亦可毫不客气道:“那你就一个人在这靠这珠子吸这雾气吸到老吧!”

  陵光:“你!”

  孟小小在一旁不动声色道:“他们两个还是需要一个大能保护,才能成功的走到南诏。”

  这就是赤裸裸的暗示了,对付陵光这样的人,光靠激将法没用,还需要软硬兼施。

  陵光听到这话哼哼了几声,没有再说话了,这就是默认了。他就是需要一个台阶……

  “那我还是和你一路喽!”云亦可看着孟小小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