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临渊之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嘀!经扫描,前方有大量生命体存在,是否继续前进?”

  “是!”

  云亦可借助这些奇妙的阵法,透过层层黑雾,看见了前方有许多穿黑色斗篷的人聚集在了一起,嘴角不由得开始上扬。

  她,来复仇了!

  怎么感觉自己现在像个反派呢?云亦可突然想到,随即她就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打就是打了!

  随即云亦可身在的房间开始地动山摇,不止是这里,她调出整个“行宫”的俯视图,整个“行宫”都在移动变形,慢慢地从一处宫殿群变成了别的形状。

  成了一处真正的堡垒,有几出黑洞洞的炮管露出,闪着厚重的金属色泽,极具威慑力。

  …………

  “我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呢?”一个穿黑斗篷的太平教弟子突然说道。

  他前面的人扭过来对他说了一句:“不要瞎想。”

  “哎,你们看那是什么!”

  许多人听到这句话都抬头看去,本就漆黑一片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大片阴影。

  那片阴影慢慢放大加深,没过多久,就笼罩了他们的整片天空。

  他们的瞳孔逐渐放大,隔着一层薄薄的雾气,看着那巨大的金属疙瘩,泛着寒冷的金属光泽正炮台对着他们。

  他们听见那座金属疙瘩发出一个怪异的声音:“嘀!已瞄准目标,是否发射?”

  “是。”

  …………

  待着艳丽的火光闪过,这片大地只剩下一片漆黑,和黑雾的黑融成一片,并没有什么区别。

  “寻找下一次处目标。”云亦可看也不看,直接下令道。

  “嘀!正在寻找目标。”

  …………

  在一处海兽祭祀男士白色你上课睡啦是吗孙娜娜等哈学籍卡打卡上哪到哪不大吧上哪刷卡刷卡手机吧是还上不上班VS我就就我那屎粑粑到哪行哦吃哦金额不对不对别人v放假开发老卡大裤衩集合不问你卡里克基地徐发v发发的是发错道 啊发还问她 还二 还道 人给的啊的 v 互见看 人给人等你粗人发本子那本发那可不是打哈道傻逼的等你笨蛋才不是不说出来甲壳虫机场大巴,好相见嘻哈,就就是棒棒哒二不是不是拿吗卡卡六点半二等你住处还不是不得不说你就说我v 睡不醒你家是不是并不是休息吧还行吧是不是溪居即事的想你韩信我等你吧爸爸是不是是室内设计精神病深V地方都不准备时间节点道都不想哈哈深V的 DVD不大好河山VS的打扮打扮都比不上的都不喜欢学不会回电话好像不是你看我家吃吧好,就,不上班不是不是我不欠你情况不对下行吧行吧的下想不想下 这不是这辈子布置走吧走吧书本知识的爸爸在不上班上班小女生下道都不想不是想不想在在早八辈子中下辈子不做咋办子哪吒在把在不在不在不你这脑子v是都不想笨手笨脚视觉效果在睡不着觉还是VS 谁不喜欢好像还行吧是都不想精神病VS的是不行不行还上班VS不惦记啥几把玩下不行不行并不是VS 在不在不在不深VVS 这在VB准备睡吧VSv啊在呢吧爸爸是是不是上班不上班叭叭叭三把爸爸是爸爸女生是睡不着憋不住VS 是

  …………

  “嘀,能源耗尽,请尽快转移。”

  “什么?!”云亦可不是很高兴,但她看这周边很是可怕的攻击,沉声问道:

  “怎么转移?”

  “嘀!启动应急预案,请去往传送殿。”

  说完,云亦可看见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墙壁裂开了一道缝隙,不断放大,一扇门从那处裂缝处浮现。

  云亦可走到那门前,伸手推开了门,却又回到了之前的银杏林里,在满地的金黄灿烂里,她抬头看去,看见了一处宫殿。殿门大开,正是孟小小之前进的那座。

  云亦可掏出玉牌,却发现联系不上孟小小了,相必她已经通过这里离开了吧!

  云亦可走到殿前,刚走进去,就听见之前那个声音道:

  “嘀!身份认证成功,请问你是否要进行时空迁移?”

  云亦可毫不犹豫道:“是!”

  “嘀!正在进行迁移中,请稍等。”

  它的声音刚落,这处宫殿就开始地动山摇了,在墙粉簌簌掉下和让人不安的红光中,云亦可听见外面的声音响起:

  “走什么走啊,嘿嘿……留下多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嘀,是否寻找最近的迁移点进行迁移。”

  云亦可道:“是。”

  “迁移成功,祝你旅途愉快!”

  啥?还会说这个?……

  云亦可心理活动还没想完,她就感觉自己周身的空间开始扭曲,一层无形的薄膜覆盖在自己身上,抵挡着外面的空间乱流。

  会去哪里呢?不会转移到别的世界去了吧?她想着,却发现自己的思维越来越慢,但还没来得及恐慌,云亦可的周身开始有了正常的景色……

  …………

  “到哪里了?”孟小小听见外面有些熟悉的乡音,终于开口问道。

  归海夙简言意骇回道:“临渊。”

  孟小小:……我能不知道吗?

  出于一些原因,孟小小和归海夙二人从坐在一起开始就都互相保持沉默,这是他们二个人为数不多的对话。

  孟小小问道:“是不是博冉城?”

  归海夙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他这个态度孟小小就知道她现在真的到了博冉城。

  “我想下车一趟。”孟小小动了动,手上缠着的锁链哗哗作响。

  “不行。”归海夙果断拒绝,又拿起一本书放在手上看。

  “我要下去。”

  孟小小坚定道:“你总不能锁我一辈子。”

  “一辈子不至于,临渊帝都快到了,回那里我就把这锁链给解了。”归海夙随口回道。

  “然后把我关别的地方吗?”孟小小冷冷道。

  归海夙没有回答,但他这样的态度,对孟小小来说无异于就是直接默认了。

  孟小小掀开车帘,隔着朦胧细雨,看了看这熟悉的场景,犹豫片刻道:“我曾经住这。”

  归海夙先是微微惊讶了一下,虽然知道她这是开始打感情牌了,但还是忍不住继续听她接着讲道:

  “我不求你放了我,但希望你能在前面停一下,不用太久,你可以全程跟着我。”

  归海夙往前看去,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他们坐着马车已经出了城门,到了城郊。

  孟小小那双漆黑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好。”

  归海夙妥协道,不知道从哪里摁了一下,孟小小手上的锁链断了,她马上就把右手收回,活动了一下被锁住的左手,揉揉手腕。

  归海夙的手默默保持着刚刚的动作,只是掌心空荡荡的,有些尴尬。他后悔了,刚刚动作快了。

  孟小小不等他反悔,掀开车帘,冷冷吩咐道:

  “停车。”

  探一有些惊讶地看着孟小小,有些犹豫,但里面那位主没有说话,他自然也不敢反抗,马车慢慢停了下来。

  孟小小换了一身另外风格的黑色长裙,虽然还是女装,但有着平常女子难以企及的英豪利落。

  她就这样下了马车,也不管这烟雨蒙蒙,直接就往前方大片的荒野走去。但雨丝没有淋在孟小小的身上,一把黑伞撑在了她的头顶。

  孟小小也不去看紧跟在她身后的归海夙,二人就这样保持着一步的距离往前走去。

  在他们身后的探一默默摇头,看着他们默契的脚步,这二人之间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不过孟大人竟然是个女子,还这么好看,这倒是让他在知道她就是孟大人时几乎惊掉了下巴。

  怪不得殿下之前和孟大人之间相处那么诡异,殿下之前应该是知道孟大人是女儿身这件事的吧!

  这么一说许多事情就有原因了。探一缩着脖子笑了几下。这么一看,这二人可真登对啊!

  在微风细雨里,二人撑伞并立,默契而行。不时低语几句,青丝在风中交缠,说不出的暧昧与养眼。

  “你那侍卫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孟小小皱眉道。

  “不知道。”

  归海夙也发现了他们身后的探一的些许异常,但他现在可没空管他的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

  孟小小道:“你还是换卫二到边上来吧!”

  探一太八卦,想的最多,这倒有些像云亦可。

  察三平时看起了傻傻的,但看的比谁都多。

  刺四……这人平时就不负责这一块。

  卫二不爱说话,人也老实。如果要选择的话,她还是选择卫二。

  虽然探一刚完成任务调到他边上,但归海夙毫不犹豫就答应道:“好。”

  毫不知情自己刚刚被卖了的探一还在远处陶醉,脸上露出了老父亲般的慈祥笑容。

  走了没几步,孟小小就看见了一处几乎被埋在荒草里的小木屋,一个邋遢的灰衣老者坐在门口看着他们。

  “来干嘛的?”他喷出一口白烟,敲敲烟杆道。

  孟小小道:“扫墓的。”

  “现在可不是什么清明中元的节日,你这个时候来干嘛?”那老者接着盘问道。

  孟小小道:“你之前也不是这里的守坟人。”

  “哟,是个大人物啊。”

  那老者露出一口大黄牙道:“没错,老头子我也不是这里的守坟人,也只是个来扫坟了,看看故人。”

  孟小小也道:“我也是,平时也不一定能来。”

  二人都没多问,就这样擦肩而过,没有继续交谈。萍水相逢,不必多问。

  孟小小走到了一方墓碑上,它是周围最整洁的坟墓,几乎没有什么杂草,边上还放着一些没有坏的贡品,散落的香灰积了一地。

  孟小小开始拔后面明显才刚长出来的野草,归海夙则看着那碑上写的碑文:

  “故先考孟公逸老大人之墓,孟小小敬上。”

  归海夙给墓前插上了三根香,孟小小也只是看了一眼,没有拒绝。她同意带他这来就很能说明了一些事情,虽然并不是她主观意愿的……

  她接着在心中絮絮地和那墓碑说话:

  “爹,我好像找到了生母原先的来处,不过还是没能去查找,也正好,反正我也不是很想去。

  我不是那些想去找什么身世,毕竟养我到大的是你。我总有一种感觉,只要我主动去找,一切很快就会出来,毕竟一切都那么明显。”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道:“抱歉啊!你交给张叔的那可以证明身份的玉佩,他前段时间转交给我了。我前段时间丢了,不过应该能找回来。”

  她随意看了看她身后默默烧着纸钱的归海夙,接着说道:

  “这人你不要管,也不需要认识,最近很讨厌……”

  …………

  云亦可发现周遭的景物又变,身边的人服饰也大多是襦裙女子和戴平头冠的男子,与启轩的服饰又大不相同。

  她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但还是忍不住拉住一个边上的书生问道:

  “请问公子,这里是哪里啊?”

  “姑娘好,这里是博冉城。”那书生很是有礼道。

  “不是,我是问这是哪个国家?”云亦可忙道。

  “这里是临渊。”那书生又一种怪异的眼神看向云亦可。

  云亦可也知道她怎么一问别人恐怕把她当傻子看了,毕竟正常人谁会问这个问题。不过她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只是草草和那书生说了句:

  “多谢。”

  “姑娘不用谢。”

  那书生说完就离去了,云亦可也是转身离去。不过当她转过身后,原本带着淡淡的笑意全部收敛。

  她进沉渊之前,明明在启轩的南诏,开始出来后却来到了临渊,而两地相隔万里,这说明了什么?

  云亦可突然想到了一个平时很少想到的问题。山献国名之所以叫“山献”,是因为那里古称就是“山献”,以它为国名是彰显着那里土地的完整。

  启轩国名叫“启轩”,则是因为启轩原名大启,后来三国共分天下才改为启轩。

  那么,临渊国为什么叫“临渊”呢?

  如果真的是她想象的那样,单从字面意思来看,那么渊在哪里呢?

  临渊临渊,临渊之地,是不是临渊之下,就是她刚刚所在的沉渊呢?